Friday, February 02, 2007

《病隙碎筆》談偷看

說來慚愧,史鐵生的《病隙碎筆》是我眾多買了未看的書的其中一本。無意中去了史鐵生的綱誌,才知道《病隙碎筆》內有談及我的至愛電影-奇斯洛夫斯基的《情誡》

  奇斯洛夫斯基的《情戒》,就是要為這樣的偷看翻案,使這背了千古罵名的行為得到世人的理解,乃至頌揚。影片說的是一個身心初醒的大男孩,愛上了對面樓窗裡的一個成熟女人,不分晝夜地用望遠鏡偷看她,偷看她的美麗與熱情、孤獨與痛苦。當這女人知道了這件事後,先是以不恥的目光來看他。幸而這是個善良的女人,善良使她看見了大男孩的滿心虔誠。但她仍以為這只是性的萌動與飢渴,以為可以用性來解救他。但當她真的這樣做了,大男孩卻痛不欲生,驚慌地逃離,以致要割腕自殺。為什麼呢?因為他的期待遠不止與性啊!他的期待中,當然,不會沒有性。其實身心初醒就像剛剛走出了伊甸園,感到了誘惑,感到了孤獨,感到了愛 ──這靈魂全面且巨大的吁求!性只是其一部分啊,部分豈能代替整體?尤其當性僅僅作為性的解救之十,性對那整體而言就更加陌生,甚至構成敵意。大男孩他說不清,但分明是感到了。他的靈魂正渴望著接近那浩瀚的音樂,卻有一種籌謀──試圖把復雜的沉重解救到簡單的輕盈中去的籌謀,破壞了這音樂之全面的交響。

  當然,這大男孩會逐日成熟,就像人出了伊甸園會越走越遠。未來,他也許仍會記得靈魂所期待的全面解救,性從而成為愛的僕從,部分將永久地仰望整體。但也許他就會忘記整體,沉緬於部分所擺布的快樂之中;就像那個成熟的女人,以為性即可解救被逐出了伊甸園的人。未來什麼都是可能的。但現在,對於這個大男孩,靈魂的吁求正全面撲來,使他絕難滿足於部分的快樂。所幸者,在影片的末尾,那成熟的女人似也從這男孩的迷茫與掙紮中受了震動,仿佛重新聽見了什麼。

----------

沉默:愛情影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