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October 09, 2006

奇書讀後

看罷奇斯洛夫斯基十年祭特刊,內容出乎意料地尚可接受。

楊秀慧、家明、湯禎兆、羅展鳳和也斯的文章雖非傑作,但也並不失禮。

朱瓊愛和李志毅的訪問稿,如今讀來,還是饒有趣味。

《號外》去年的三篇訪問稿,是難能可貴的有心人之舉。

當然,畢明和李照興的,一如以往,必屬爛文。

麥聖希其人其文,以往未曾接觸。他寫的序,倒是羞家得很。或許他認為,作為十年祭策劃,便理所當然地是序文人選。即使如此,也應交出一篇較似樣的功課呀。

----------

湯禎兆談「奇斯洛夫斯基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