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September 30, 2006

我們無暇談論感情...

郝譽翔談奇士勞斯基電影

人性真誠,是奇士勞斯基的最高信條。在自傳《奇士勞斯基論奇士勞斯基》中,他說道拍電影的動機就在於:「我們無暇談論感情。我想那才是真正的癥結所在。或是我們沒有時間感受與感情有密切關係的激情。於是我們的生命就這樣從我們的指隙間流逝了。」也因此,他不用哲學的思辨,去討論譬如「自由」、「平等」、「博愛」等概念,而是要回到生活之中,觀察人如何去實踐這些道德的信念。他也從不迴避人性中的恐懼、怯懦、孤獨與自私,因為就在不完美中,我們才能領悟到命運的神秘,並且體驗到真誠與道德的關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