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July 18, 2006

《兩生花》戲票

看思存的網誌,方知他是奇斯洛夫斯基的《兩生花》的超級擁躉。離譜的是,他那張94年大華戲院的戲票至今還保留著。

如此行徑,9成9是病態。但也好在有此種病態人物,才能夠保存這麼值得珍惜的東西。思存,票也存!

我自己呢?是在90年代初在澳洲的民族電視台(SBS)看的,還錄了下來。故此,縱使《兩生花》的DVD姍姍來遲,至今年才面世,我卻可以經常拿錄影帶來收看,直至數年前錄影機暴卒為止。